JVE电子烟
中年老男人的逆袭!从负债数亿到日进斗金,罗

中年老男人的逆袭!从负债数亿到日进斗金,罗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20 09:02

罗永浩原是新东方英语培训学校的一名讲师,后辞职创办了锤子科技,也许是看到小米短短几年间就做的风生水起,老罗也想进入手机行业,毕竟“都是供应链的技术”,小米能做到,他同样也能做到,锤子科技就是如此情况下的产物。

锤子科技入局手机行业时已经很晚了,大厂基本已成气候,国内竞争逐渐白热化,小厂处境越来越艰难,一方面需要防备大厂蚕食市场,另一方面因品牌影响力小等各种因素造成出货量难以与大厂抗衡,逐渐形成了大厂越来越大,小厂步履蹒跚的窘境。

凭借老罗“相声式”发布会风格,锤子科技影响力并不小,有时甚至可与大厂匹敌,但令人遗憾的是销量并没随影响力有所起色,据数据统计锤子科技历年手机出货量总共仅有几十万台,大厂随便一款“用脚打磨”的机型都能碾压。

2018年5月锤子科技在水立方召开规模宏大的新品发布会,会前宣传口号震天响,号称“能改变世界”、“脚踹微软,碾压苹果”,结果发布会上带来的可声控操作的办公用品“TNT”,让很多人大失所望。

从这里,锤子科技开始走向没落,也许“没落”这个词用的并不恰当,毕竟只有辉煌过才能说“没落”,锤子科技没辉煌过。

“TNT”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销量低到连工厂都懒得接收订单,订单少到连开模费都赚不回来。

2018年11月网易科技的一篇《锤子生死劫:深陷资金链紧张、大规模裁员困局》文章刷屏网络,文章称锤子科技资金链断裂,仅能靠在京东平台设立的旗舰店回款度日,员工工资、五险一金均无法按时发放及缴纳,甚至连下一代产品研发费用都没有,罗永浩本人在公司内独断专横“苛刻到病态”,疑似患上“抑郁症”。

锤子科技真实运营状态被披露曝光,各大供应链开始上门讨债,罗永浩两个月寻找资金未果,锤子科技破产。

经过多方交涉,锤子科技专利技术及核心员工被字节跳动打包带走,锤子科技名存实亡,享年7岁,而罗永浩净身出户,身负数亿债务。

锤子科技破产后,沉寂几个月后的罗永浩决定加入原锤子科技总裁彭锦洲创办的电子烟公司,担任联合创始人。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中国烟民数量高达3.16亿,电子烟作为香烟的替代产品,其对身体健康的危害性也远低于香烟,市场潜力确实十分巨大。

为了允许推广,“小野电子烟”请到“一代男神”陈冠希担任品牌形象代言人,品牌Sologan“不要那么野,小野一下就好”。

但令人遗憾的是电子烟是新兴行业,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暂未出炉,电子烟企业扎堆,粗放式发展,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很多企业连技术都没有,东西全是供应链的,小改下贴个标就开始售卖,部分连改都懒得改,直接贴标就卖。

最后没办法,2019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下发通告,要求电子烟企业规范经营,不得在互联网渠道售卖。

互联网渠道售卖不能筛选消费者,很多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到了电子烟产品,烟草类国家严厉禁止向未成年出售的,电子烟也是“烟”,再则电子烟在全球都属于新兴行业,多个国家出现消费者吸食电子烟死亡案例,国家入场严格监管无可厚非。

罗永浩作为中国第一代网红,影响力多集中在互联网,国家掐断了电子烟互联网售卖渠道,罗永浩加入小野电子烟公司的初衷就没了。

2019年12月,沉寂几月的罗永浩突然宣传将召开新品发布会,发布会上老罗发布了“鲨纹防菌产品”,老罗称鲨纹防菌是个新方向,是个大有作为的新市场。

这是他与专利持有人的合作,他担任首席忽悠官,任务是宣传推广,让“鲨纹防菌”产品进入千家万户。

会后“鲨纹防菌”受到颇多质疑,其中不乏医疗行业专业人士,比如丁香园就公开质疑“鲨纹防菌”的可用性及有效性。

2020年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官宣将正式进入电商直播领域,誓要成为中国除口红品类外的带货一哥。

罗永浩作为中国第一代网红,加上其在锤子科技期间积累的粉丝,其进入电商直播带货领域条件得天独厚,电商带货归根究底就是粉丝变现,有粉丝才会有销量,然后依靠销量从合作商家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牵手知名短视频平台抖音,并成为抖音旗下一名带货主播,首秀中罗永浩带货了二三十款产品,根据官方给出的数据,罗永浩首秀交易总额超过1.9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卖出90万单产品。

其中3盒装信良记麻辣小龙虾卖出17万多单,销售额高达2045万,小米米家超声波电动牙刷卖出近11万单,销售额高达424万。

这份成绩距离“李佳琦”、“薇娅”头部大佬还有些距离,但就跨界而来的罗永浩而言无疑是成功了。

罗永浩个人获得直播打赏为1300多万,加上其签约时抖音给予的签约费6000万,再加上从商家获得的返利,罗永浩电商带货首秀获得利润高达8000万。

但事后也有很多争议,很多人说罗永浩带货的产品售价并不是最低价格,同款产品在其他电商平台更便宜,罗永浩说的内部价存在骗人的嫌疑。

对此罗永浩回应称:之所以其他电商平台价格比他带货的价格低,是因为几大电商平台自己倒贴钱故意蹭流量而已。原则上,品牌商是不允许平台自己调低价格的。

“电商直播”领域一直争议不断,因为该行业经常性“打脸”,消费者买到的产品货不对板,质量参差不齐,售后维权困难,产品有瑕疵等问题频出不穷。

“带货主播”是否要承担责任是争议的焦点,不少法律专家认为“在线直播带货”本质就是广告代言,代言人需要对产品质量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罗永浩带货的这些产品中,有一款产品已爆雷被下架,这两天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影响,罗永浩带货的瑞幸与伊利联名款咖啡牛奶被下架。

历经多次失败后,罗永浩算是时来运转了,如果每场直播都能取得这样的成绩,那距离还完债这个目标不远了。

命运从不苛刻经历打击后依然热爱生活的人,哪怕这样的人争议不断。第二场直播将于下周开始,带货产品是受疫情影响的湖北农产品,至于罗永浩能不能成为电商带货一哥,咱们拭目以待。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电子烟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 0571-85121269     电子邮箱: 4354706216@qq.com

JVE电子烟作为全球知名品牌电子烟厂家现进行电子烟加盟,电子烟招商及电子烟代理业务.专业的客户支持和完善的售后服务,为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50000多家JVE实体店提供服务.作为全球电子烟知名品牌,中国,韩国,日本等...

Copyright © 2013-2020 JVE电子烟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