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E电子烟
新型电子烟肺炎:美国第三种流行肺病致死33人?

新型电子烟肺炎:美国第三种流行肺病致死33人?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01 20:36

2月28日,美国众议院批准了一项法案,禁止销售加香电子烟和其他加香烟草产品。该法案将对电子烟的销售施加新的限制,并禁止包括薄荷卷烟在内的烟草产品中的香精。该法案还将对尼古丁征收新的消费税。这一法案显然是因应之前FDA出台的一系列关于电子烟在青少年中流行的危害,其中包括至少12名青少年死于这种可引起神秘肺部损坏的现代电子烟。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去年10月公布的报告称,自去年爆发的一种神秘肺病正在快速恶化,确诊或疑似病例达到了近1479例,在美国10个州至少有33人丧生。CDC已经派遣100多名医生和调查人员来确定这种致命疾病的原因。

这种病类似于罕见肺炎,早期症状包括咳嗽、呼吸急促、疲劳、胸痛、恶心、呕吐和腹泻。CDC相关负责人在美国会作证时说,目前患者情况非常复杂,其中约半数患者需要重症监护,而随着冬春流感季节的到来,与电子烟有关肺病的诊断会更加困难,患有这种肺病的患者更容易患流感和其他肺部疾病。

有医学专家确认,这些感染的1479人中,半数重症,33个人死亡,当时的重症死亡率大约4.4%。值得注意是美国这个病三分之二是年轻人。抽电子烟而发病的患者,一开始出现类似发烧的症状,随后会变成像是严重的肺炎,但却又不像传统肺炎,因为通常治疗传统肺炎的手段是打抗生素,但在面对这种“新型电子烟肺炎”时,抗生素毫无作用。

从起病,到治疗的抗生素无效,到很高的重症率和死亡率,这几乎是新冠肺炎的描述。已经有肺传染病方面的专家,出台相关就诊指示,以区别在美国正在流行的流感、电子烟引发的肺炎和新冠肺炎的CT症状的区别。但原则上收治的方式,在目前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几乎是一致的。

据FDA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尽管FDA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大监管力度,电子烟的使用还是继续在美国青少年中保持流行,并使得美国青少年尼古丁用户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增长,在过去的一年里翻了一番,是迄今44年的监测期间从未有过的巨大涨幅,令人震惊。

尼古丁是烟草中的主要成瘾物质,上瘾了以后,很难戒。此前有人预测,电子烟在美国青少年中的流行、以及各种薄荷、香草、蓝莓等成百上千种不同风味,会在不知不觉中将一些青少年推上尼古丁成瘾的道路:由各种新奇好玩的风味入门,等到尼古丁成瘾以后就会减少对各种风味的兴趣,专注于尼古丁烟液。

一位著名的哈佛学者认为:“也就是说,在传统烟草不再那么时髦的今天,很多青少年,本来很可能是不会吸烟的,现在却经由电子烟入门了。调查显示,很多青少年在出于好奇、潮流、从众等等原因,开始使用电子烟的时候,甚至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用的电子烟烟液中含有尼古丁,而且含量还不低!电子烟本来是成年人发明出来试图帮助戒烟的产品,现在却成了把更多青少年拽入尼古丁泥潭、推向香烟的帮凶。”

对电子烟上瘾的青少年们欲罢不能。波士顿儿童医院治疗青少年成瘾的专家Sharon Levy医生认为:“(电子烟上瘾的孩子)就像一个已经停用海洛因、但是还在不断用空针头给自己注射的瘾君子一样。”

而家长和医生们则束手无策。他们发现,很多青少年不知道或者不承认自己上瘾。由于电子烟比传统香烟更隐蔽,家长和医生常常难以发现和控制上瘾少年们的持续使用电子烟。另外,通过电子烟产生的尼古丁成瘾,由于不像传统香烟那样容易估计尼古丁含量,反而比传统香烟更难戒除。

而比成年人更麻烦的是,青少年的大脑仍在发育阶段,在这一时期尼古丁上瘾,会造成一些永久性的损害。而针对成人的尼古丁戒除方案,并不适用于青少年。

有专家认为,电子烟带来的美国青少年尼古丁成瘾问题日益严重,而眼下并没有适用于青少年尼古丁成瘾的有效治疗方案。

美国卫生局局长Jerome Adams为此专门发出呼吁,呼吁家长,政治家和医疗业共同采取行动,来遏制仍在美国青少年中迅猛增长的电子烟使用率。

在吸烟者的圈子里,当他们像志明和春娇一样站在写字楼外,一边谈情一边过瘾的时候,这总是一个话题。特别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悄然将纸烟换成了一套精巧的电子烟具,或者变成了二者通吃的“双料烟民”——他们根据环境的改变决定抽哪种香烟,在不允许吸烟的地方吸电子烟,在通风的外部环境下抽传统烟草,只因电子烟的烟雾更小更隐蔽。

正方一般会说,从香烟转吸电子烟可以显著和迅速地减少接触有害物质,包括已知的致癌物——焦油。这并不是编造的研究结果,国际专家小组基于一些研究的确认为, 使用电子烟的危害可能比吸烟低 9 5% 左右。因此,自电子烟2003年于中国发明以来(谁说中国没有创新能力?),一直以传统烟草的代替品,甚至戒烟辅助方式,出现在公众视野。

但这却不是事实的全部,显然其中相当一部分投资机构并不想让所有人了解:一方面电子烟含有的其它有毒物质同样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毕竟癌症只是死亡方式之一;另一方面,电子烟的流行正对特定人群,尤其是青少年,构成严峻挑战。电子烟泛滥,既是一个医学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回顾历史,17世纪,烟草征服欧亚大陆的时候,依靠的是四处作战的军人,他们日复一日过着无聊、疲惫和恐惧的生活;19世纪香烟继而由中欧咖啡馆里的艺术家、纨绔子弟和他们的情妇们掀起终极高潮,彻底击败鼻烟,成为烟界尊主。

与之类似,近年来,电子烟基由科技发展,产品外形概念设计,更多花样口味和明星代言,销量持续猛增,特别是在禁烟严格、香烟税越来越高的欧美地区市场,这一产品需求量越来越大,进而成为了投资界的宠儿。这也使得这种香烟替代品成为舆论焦点之一,虽然人类与资本的搏斗胜算不多,但到目前为止, 人们已经开始考虑,至少让这种产品先远离未成年人。

数据显示,在已经使用这些产品的青少年中, 尼古丁成瘾的普遍存在而且在扩大,而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科学或治疗方法来帮助他们停止使用。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科学和精神病学教授乔纳森说,电子烟广泛使用了仅仅十多年光景,因此,与香烟不同,现在没有关于其对人体健康长期影响的数据。当然,简单来看,研究人员可以通过比较电子烟蒸汽中有毒化学物质的含量来估计它们对吸烟者的危害。普通香烟烟雾中含有数千种化学物质, 包括数十种已知的致癌物质。

电子香烟蒸汽通常含有少量的化学物质, 一方面,这些化学物质不可能是无害的,另一方面,那些被怀疑带有潜在危害的物质,一般比传统香烟烟雾中的化学物质少很多。

另一种比较潜在危害的方法是检查使用不同产品的人体液中的生物标志物。最近的一些研究研究了吸电子烟者的尿液中有毒物质的浓度, 并将其与吸烟者和不吸烟者的尿液中的有毒物质浓度进行了比较。

明尼苏达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检验28名电子烟用使者体内6项致癌有毒物质浓度,并与对照组200多名超过 2个月烟龄的普通烟民对比,结果显示,前者尿液中有毒物质的含量要低得多,甚至与非吸烟者相比,含量也不算高。而一篇最新的论文认为:典型的第二代电子烟产生的气雾中含有大约0.4mg/m3的甲醛。而这篇论文来自著名的NEJM。

虽然尼古丁不是致癌物,但它对血管的害处早已被科学证明,且尼古丁具有成瘾性,青少年特别容易上瘾。由于青少年大脑前额叶皮层仍在发育,尼古丁对他们的伤害远比成人更严重。皮乔托博士说: “当你用尼古丁侵犯大脑皮层的时候,就会中断发育。”精神科医生说:“尼古丁会加剧潜在的精神健康状况。它也会导致多动症、抑郁和焦虑,影响判断造成冲动。”

加州拉克斯普尔的一名中学教师乔纳森·赫希说:“前几天我问我的学生, 他们是否认识一个经常因为 ‘必须的情况’而离开课堂的人, 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举起了手。”

诡异的是, 作为广告中的一种戒烟方法,电子烟成瘾,却无法用现有各种成熟的戒烟方法戒除。一般而言,人们若想减少日常香烟消耗量,可以简单地将一包烟中的20减少到18到14支,但类似方法显然并不容易适用于电子烟,而且每个人吸入的尼古丁量不同,通过电子烟吸收的量很难测量。

此外, 打破尼古丁对吸烟者控制的药物, 包括尼古丁贴片和处方, 并不适用于每个人, 而且大多只对成年人使用。总之, 研究人员称, 要找到一种针对青少年逐步减少使用电子烟直至戒除的药物,还需要长期研究。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8年12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 2017年使用电子烟的美国青少年人数急剧上升,从 2017年到2018年, 报告使用电子烟的12年级学生增加了 10%, 10 年级学生增加了 7.9%, 8年级学生增加了2.6%。这一增长意味着2018年又增加了约130万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

新数据来自 “监测未来”, 这是一项针对 13000多名学生的年度全国调查。据报道, 10年级到12年级学生电子烟使用量增幅,创下有这一全国性调查 44年来的纪录。报告称, 从数据来看,已经出台的旨在阻止青少年接触电子烟的公共政策是无效的。根据2018年全国青年烟草调查, 360多万中学生已经在使用电子烟。2011年, 电子烟使用量几乎为零。

更令人担忧的是,研究人员发现, 在已经使用电子烟的学生中, 三分之一的高中生和四分之一的初中生报告在使用时加入大麻。结果来自于2016年全国青年烟草调查, 该调查询问了公立和私立学校 20675名6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 他们是否使用过含有烟碱以外物质的电子烟装置, 包括大麻、哈希油或四氢大麻酚蜡(一种将致幻剂浓缩在大麻中的产品)。

费城儿童医院精神科医生特里·兰德尔说,:“虽然数字较高令人惊讶,但青少年利用电子烟吸食大麻的事实已然如此,很多年轻人认为, 使用电子烟比普通香烟更安全, 使用电子烟具吸食大麻的危害也更小。”

费城公共卫生局慢性病预防部门主管谢丽尔·贝蒂戈莱说: 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份报告, 但我们对最近青少年使用电子烟的增加极为关注。许多家长、倡导者和卫生官员担心, 这些产品会让孩子走上成为经常吸烟者的道路。研究显示, 90% 的成年烟民在18岁之前开始吸烟, 95%在21岁之前开始吸烟。

事实上,添加了各种合成口味的电子烟特别受青少年欢迎,很多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在吸食调味品。这些口味包括薄荷脑、芒果,棉花糖和小熊软糖等,有助于掩盖烟草本身的味道,并能使年轻人更容易开始吸烟。一项研究发现, 三分之二抽过香烟的青少年第一次使用的是有调味口味的香烟。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和马萨诸塞州总检察长正在调查现在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电子烟尤尔(JUUL)实验室 , 以确定它是否使用了故意引诱青少年的包装和口味。

该部门正与费城学区以及地区特许学校、学院和大学合作, 努力让学生了解流行的电子烟的高尼古丁含量和致瘾潜力。贝蒂戈莱说,他们还计划开展反电子烟社交媒体运动。在JUUL的售卖官网上,显示每个烟弹包含0.7毫升尼古丁,这相当于一包20支香烟的尼古丁含量。

去年,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加大了对这些设备制造商的执法力度,特别是那些提供调味产品的制造商,以遏制青少年被看起来时尚的产品吸引。这些举措已经迫使占电子烟市场销售额近70%的尤尔(JUUL)实验室停止在零售店销售大部分调味烟弹, 并撤掉其在社交媒体上推广内容。另一家制造商Altria也宣布, 将停止销售其调味的电子烟烟弹。

2018年9月, FDA发起了一项名为真正的成本的反电子烟广告活动。该运动针对的是 1070万名12岁至17岁已经使用或愿意尝试电子烟的青少年。11月,FDA对销售有调味的电子烟产品的地方实施了严格的限制, 并宣布了禁止调味烟和薄荷脑香烟的计划。它还要求销售电子烟的网站使用更严格的方法来核实买家的年龄。

与传统香烟不同的是,由纸张、烟草和过滤嘴构成。电子烟烟弹有五个成分,残留尼古丁、塑料、锂电池、铝和织物,每个成分都必须单独拆卸和回收,然而大多数司法管辖区目前都没有这样做。据估计, 仅尤尔每月就会生产约 2000万个烟弹,街头和海滩经常可见废弃的烟弹。

中国的电子烟制造商不仅受到冠状病毒爆发的影响,而且政府禁止在线销售电子烟产品的行为也打击了生产商

尽管如此,产业方总是想方设法要为这种暴利产品辩护。美国全国烟草协会表示, 他们与FDA一样担心青少年吸烟问题,但11月颁布的禁令会产生 “意想不到的后果”, 将交易转移到黑市。该组织主张执行现行法律。该协会执行董事托马斯·布赖特说:“教育和遵守法律是防止未成年人误入歧途的关键。”

便利店老板质疑该政策的公正性, 认为它只给特定类型的零售店带来了额外负担。全国便利店协会政府关系高级副总裁莱尔·贝克比表示: 健全的监管应确保电子烟以负责任的方式销售, 并确保市场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许多电子烟商店已经对顾客规定了年龄限制, 所以他们不会受到新规定的影响。

中国不仅是电子烟的销售大国,更是生产大国。中商产业研究院《2018-2023年中国电子烟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融资战略研究报告》显示,2016 年中国电子烟产量为12.1亿支,2018年达到惊人的22.29亿支,全球90%的电子烟都是产自中国的。

在中国,严格的烟草专卖制度将所有竞争者挡在门外,但电子烟却为这个万亿级的市场撕开了一道口子。传统卷烟厂到A股上市公司,电子烟成为创业者和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但电子烟在青少年中盛行,引起了各方的担忧。

2019年1月1日,杭州市最新修订的《杭州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实施,明确规定吸烟是指吸入、呼出烟草的烟雾或有害电子烟气雾,禁止吸烟场所不仅禁止点燃烟草制品和吸传统卷烟,也禁止吸电子烟。2019年1月28日,深圳市发布了《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修订征求意见稿)》,这份文件正式提出将电子烟纳入控烟的范围。此外,张家口、秦皇岛等城市也计划将电子烟纳入禁止行列。

香港对电子烟的管制更为严格。2019年2月13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向特区立法会提交《2019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草案》,建议禁止进口、制造、销售、分发、宣传电子烟等另类吸烟产品,违例者最高可判罚款5万港元和监禁6个月。

2019年1月,13名北京市人大代表联名提案,建议北京市升级控烟令,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围。

相关新闻推荐

友情链接: 电子烟   

在线客服 :     服务热线: 0571-85121269     电子邮箱: 4354706216@qq.com

JVE电子烟作为全球知名品牌电子烟厂家现进行电子烟加盟,电子烟招商及电子烟代理业务.专业的客户支持和完善的售后服务,为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50000多家JVE实体店提供服务.作为全球电子烟知名品牌,中国,韩国,日本等...

Copyright © 2013-2020 JVE电子烟 版权所有